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我的女朋友小珏
我的女朋友小珏
 我和我女朋友小珏第一次见面就很奇特。

  当时我刚搬到市中心一个小区旧公寓的顶楼,租金只有300RMB一个月,可想而知有多烂了,我进屋的时候看到破了一个洞的水泥墙壁,才明白300元都贵了。

  但是没办法,对于我这种学历比较低只能靠关系进工地当个小调度员的人来说,能借到这么靠近上班地点、租金又这么便宜的房子,简直是做梦。

  不过我想对于房东来说,有人会借他这么破的房子,也算他运气。

  “我不是不想修,但这房子估计明年就要拆了。”房东是这么说的,我谢谢他,因为他有这种想法,才成全了我。至于明年我住哪,现在才7月份,先住了再说。

  不过我没想到的是,居然在这里认识了小珏。

  我刚搬进去的那天晚上,其实也没什么家具,就一床垫加被褥,外带几个热水壶和还不知道该怎么去上网的一台破笔记本电脑,就算安顿好了,玩了会单机WAR3后,觉得有点饿,看着空空如也的煤气灶,准备下楼去买点方便面,再打点热水泡一下混个温饱得了。

  不过我刚出门,就呆住了。

  这个公寓大楼其实单元非常小,顶层就两户人家,我搬家的时候是下午,当时邻居的门是关着的,估计还在上班,而且我也没什么大件,所以可以说是搬的静悄悄的,也正是因为如此,邻居一定以为对面的房子还没借出去……所以她不仅开着房门,连防盗门都敞开着,最关键的是她全身赤裸地躺在躺椅上正对着我,还用一根黑乎乎的假阳具插着她的小菊花。

  那一刻,时间完全凝固。

  我那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心里就三个字不停回荡:“太浪费!”

  没错,太浪费了!在我二十多岁的生涯里,尽管长的还算英俊,但我要钱没钱,工作也上不了台面,哪有什么美女看得上我?晚上除了用右手释放一下以外,基本就天天意淫发财之后该如何如何。

  哪里会想到,居然有女人,会一个人躲在家里用假货来安慰自己?!

  那时我根本没看清她长什么样,满脑子都被她雪白大腿中间那个塞的满满的菊花占据了,在菊花上面被挤得扭曲的阴道,仿佛就在嘲笑我:“看,这么宝贝的东西,你想都想不到会空着没事做吧?”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二话不说,直接就走了进去,估计她脑子也一下子来不及反应,完全一片空白地看着我把她握着假阳具的手松开,然后把那假货扔到一边,快速掏出已经坚挺到快爆炸的阴茎,然后两手紧握她本来就翘到头两侧的脚踝,一个前突刺,就插入了那个扁着嘴象在嘲笑我的阴道。

  “好爽。”我那时几乎热泪盈眶~~二十多年的夙愿,居然就这么得偿所望,是命运开的一个玩笑吗?

  不过这种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因为我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下面,她刚才在自慰菊花的时候,一定有过几次高潮,所以阴道里淫水满溢,而且没被安慰过的肉洞显然非常有弹性,就象个热乎乎的嘴,全方位将我的阴茎裹死!

  “干你娘!”我虽然经历的女人是一片空白,但我不是处男,卖给我右手的精液完全可以用公斤来论~这种时刻,正是真正考验我,激发我潜能的时候!

  男子汉大丈夫,岂能这个时候不爷们?

  所以我闷哼一声,工地上锻炼卓有成效的八块腹肌齐齐发力,一个猛刺直达终点,一个吸气龟头“吧唧”刮回洞口,然后再一个猛刺,只听一连串爆发的“扑哧扑哧”声,终点都被我突破了!

  “好家伙,原来女人还真的是无底洞啊!”我感叹了一下,全身丝毫不放松,以一秒钟来回两次的速度奋勇抽插,“扑哧吧唧”声连绵不绝。

  就在此刻,这女人似乎被我干的有点回过神了,眼睛里一下子有种出于自我保护意识的恐惧,并且张嘴欲呼。

  好的,这么重要的时刻,就算进监狱,也要让我爽完了再说。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所以我毫不犹豫地俯身上去,用嘴堵住了她的嘴。刚开始她还想挣扎,但我的嘴来回不停移动堵住她的呼叫路线,同时身体抽插地更快更猛。

  在那一刻,我已经把我平时手淫时间可以持续半小时的绝迹完全发挥了出来!

  众位自己想一下,按照无聊的科学调查,一个平时可以性交半小时的正常男性,往往手淫时间持续不到3分钟就泄了。

  而我,居然可以手淫半小时,并且维持强度不变!

  所以当我完全发挥绝招的时候,我想应该没什么女人可以抵挡,更何况是一个自己早就做好了前戏,正在享受小高潮的女人呢?

  所以没过多久,她的挣扎就渐渐软弱了下来,最明显的症状,就是本来不停想挪动呼喊的嘴,已经完全停止了,而且她那充满了女性芬芳的舌头渐渐从微张的嘴里翘了起来,慢慢地象条鲸鱼一样浮出了嘴唇。

  这个时候我开始放心了,因为不仅她的嘴开始沉重的喘气,她眼睛里本来惊恐和害怕的神情也渐渐消失,弥漫起来的是一层奇怪的水汽。

  又过了几分钟,连那层水汽也看不见了,因为她开始不停地翻白眼……我那时候其实还不是很懂,以为自己真的碰到性交会出人命的事情,赶紧一个急停。

  没想到她喉咙里忽然发出一阵哀鸣,然后第一次开口说道:“不要停!”

  “哦~”除了这个字,我还能说什么?

  四十五分钟后,她的白浆早就已经沾满了我和她的下体,而且全身潮红,看上去简直奄奄一息。

  我已经有点腻了现在的正轨姿势,想玩点花样,这样一方面可以娱乐自己,一方面也能让我早点射出来。

  毕竟将近一小时不射,我怕小钢炮会坏掉。

  可是我刚把她的身体翻转朝下,她忽然用虚弱的口气嘲笑我:“不行……了?还以为……以为你是……超人呢……”

  老天,她居然以为我是想趁改姿势的时候休息下?

  “我是想早点射出来!”我内心大吼一声,也懒得解释,正好看见那根黑乎乎的假阳具就掉在不远,我看到那根东西后面还有一圈黑色橡皮筋,就知道应该是可以套在身上的。

  可能这女人还是个百合?不过那一刻我没管那么多,因为一个邪恶的想法已经成型。

  我俯身捡起那根东西,HOHO,居然和我的差不多长,也差不多粗。

  “你想干嘛?”这死女人好象已经完全不害怕,还很好奇地问我,虽然语气仍然象快死掉的样子。

  “哼。”我对于误解和小看我的她完全不解释,反正她很快就能明白。

  我猛然一阵突刺,每秒两个来回的强烈刺激,让她口角的唾液都不受控制地垂落到地上,拉出一道长长的银丝。

  我得意地看着她再度猛翻白眼,心想:“有本事你再问我啊?估计你妈姓什么都忘记了吧?”

  不过我明显没有忘记自己该干吗,我把那假阳具从头上套到腹部,稍微停顿下,让那根假货停在我阴茎的上方,然后对准了她那已经紧缩回去的菊花,一个猛刺,两根东西齐根没入。

  我稍微停顿的那段时候,她的屁股正在我身下不受控制地轻微扭动,显然高潮的余韵连绵不绝,让她已经在云端飞翔了,但我将两根东西一起刺入她身体最深处的时候,她的反应我至今难忘。

  她先是全身猛然弓了起来,就象个虾米,过了片刻,在我大力回抽,同时再度插到她最深的地方的时候,她忽然扭头看着我,眼睛里完全是不可思议的目光,我几乎可以看见她瞳孔里有道光芒在不停四射。

  “呜~~~”她的红唇猛然张开,第一次喊出了叫床的声音。

  没错,在前面一个小时里,哪怕她几乎完全昏厥过去,她都没有叫过床。当然,后来我才知道,她家教很严,从小就认为叫床的女孩是坏的,在她人生的经历里,这是第一次完全挣脱了束缚,大声的喊了出来~~我完全为此自豪,真的。

  不过当时我一点都不知道,我还以为女人都是在一个小时后才会叫床的呢。

  所以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大声地叫床,只是出于本能才维持着每秒两次的“双根齐入”。

  刚开始的时候,她是“呜呜~~撕拉撕拉”的无意义呜咽,五分钟后,她忽然再度扭头瞪着我,眼皮急速抖动,瞳仁一半翻白地大喊:“要死了~~啦~~~用力用力~~?哦~~~呜呜呜呜~~~哥哥~~爷爷~~~”

  当她喊了二十分钟“哥哥爷爷要死了”之后,她的头忽然象断掉的风筝摔在躺椅靠背上,除了“喝啊喝啊”的喘气声,只有不停抖动和伸缩的胸部,才可以证明她还没来得及昏过去。

  胸部,我忽然想起,我好象还没抓过她的胸。

  只是当我将原本放在她臀部的手,绕过她背侧双手猛然抓住她两个36D、雪白粉嫩到掉渣的奶子的时候,她的身体忽然抽紧了起来,阴道的肉壁就象遇到最大的刺激一样紧紧地吸住我阴茎,以及那根假阳具。

  我猛地感到一阵吸力从前方传来,阵阵酥麻象电击一样地由龟头涌来。

  而她则好象无法相信地低头看着我抓住她奶子的双手,忽然整个眼睛全部翻白,声嘶力竭地娇叱了一声:“就是这里~~”

  巧的是,我就在这个时刻,射了。

  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当时的情景,当第一发最具爆炸力的精液射入她身体深处时,她全身都跳动了一下,然后她一把抓住我的手---当然,我的手那时还抓着她奶子--喉头只发出“厄~厄”的声音,每当我发一次炮弹,她就“厄”一下,就好像战场上被子弹贯穿的敌人。

  只不过,第一次接触到女人的我,子弹是相当的多。

  所以当她“厄”了十九次之后,才完全倒了下去。

  是真正的倒了下去,就象真死了一样。

  因为不仅她的意识已经完全溃散,就连她的身体都已经不受控制。

  她那早就全部泛红的身体,在昏迷中不断抽搐,两条腿斜斜地挂在躺椅上象抽筋一样时不时拉直又放松,而在两腿中间豁然洞开的阴道和菊花,则象哭泣的嘴唇一样张口又合拢。

  最诡异的,是每隔十几秒,她的小腹会紧缩一下,然后从阴道里便涌出一团白浆,当然包含了我十九道滚烫的精液。所以没多少时间,因为躺椅的凹陷,她向下趴伏的阴道,就已经一半浸在淫水和精液中了。

  我也没坚持多长时间,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真枪实弹,虽然发挥了绝招,但无论如何,一个多小时和平时半小时的强度还是不能同日而语的。

  所以我很快就感到一阵阵睡意,我想反正死猪不怕开水烫,于是我就爬到她的床上昏昏睡了过去。

  等我醒来后,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她正端坐在我面前看着我,我有点心虚,干巴巴地问道:“准备什么时候报警?”

  她忽然笑了起来,我这时才发现,原来她很好看,淡眉如远山,鼻梁如刀削,红唇如烈焰,只是微微有点高耸的颧骨,让她有种桀骜不驯的味道。

  “自我介绍下吧,我叫王珏。今年二十三岁。是XX 游戏公司的技术部总监。”她微笑着说道。

  “我,我叫小城。”我有点跟不上她的思路,语无伦次地回答道:“是,是调度员,不是公交车调度员,是那……就是那种……”

  还没等我解释清楚,她已经很直截了当地说道:“做我男朋友吧。”

  反正,当时那股子气势,已经完全压倒了我,而且好象我也不吃亏,所以我非常快速地回答:“好。”

  于是,我和王珏就这么成为了男女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