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分手后我变成了女友】(11)【作者:fenbian】
【分手后我变成了女友】(11)【作者:fenbian】
字数:55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一章

  第二天醒来时,窗帘缝隙里透出一线亮光,意识逐渐恢复,身体还残留着昨夜激烈运动后的酸痛感,这才发现自己枕着路完的手臂,背靠在他的怀里,而他另一只手不客气地握着我的左乳,慢慢回忆起昨晚的场景,路完在我体内深处射入后,便整个人压倒在我身上,俩人喘着粗气缓着劲,结果因为累极了,互相一句话都没说就睡了过去,而他的东西始终塞在我下面,后半夜可能翻身的时候才掉了出来,不过那热力十足的子孙浆恐怕就永远地留在里面了。

  这是我第一次和路完开房,俩人约会见面吃饭,再到晚上顺理成章地做爱,最后交颈入眠,无论是心理还是身体,我已经完全转入到他女友的角色中去,没有殷切的追求,没有深情的告白,没有鲜花,没有咖啡,甚至他对我完全没有爱和感情,只有充斥的性欲,还有粗暴的占有,我就这样被身后这个强壮的男人支配着,如果说一开始对我还有着美好的憧憬,那现在已发酵成最黑暗的淫虐,有多正经,就有多下贱,女孩水晶般剔透的心房为杯,却被他盛上了最秽污的泥淖,洁白如花蕾的曼妙胴体,密布着他的气息、指纹、汗渍、口水和精液,如此强烈的对比使得我双腿几乎战栗起来,陈茜,我终于亲手摧毁了你的纯洁,只不过是用一种我们都没想到的方式。

  我这边想着心事,身后的路完也已醒来,他动了动,手下意识地握紧我的乳肉,小巧的乳头带着些许粉腻在他指缝里挤压,本来我屁股紧贴着他的小腹,忽然男根像魔术般胀大开来,充实的尖端直抵我的阴阜,也许是因为还不太清醒,也许是因为昨晚自己太过粗暴,不知道我是否不高兴他这么对我,他没有进一步动作,只是揉捏着我的乳丘,直挺的肉茎轻轻点触着我的臀缝。

  我装作刚醒的样子,迷迷茫伸了伸腰,然后转过身,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对他甜甜笑道:「哥哥~ 你醒啦。」

  路完像是松了一口气,嗯了一声,然后搂着我的腰,把我向他揽去,小腿同时分开我的双腿,很自然地一拱腰,那根活力满满的肉茎就架在我的阴部,我整个人也自然而然地投入他的怀抱,柔滑饱满的胸脯贴近他的胸膛,如此简单的互动便撩起了欲火,心发出急颤的悸动,我故作很惊讶地问道:「呀,哥哥你怎么又硬了……」

  「早上起来鸡巴就硬了呗,我每天早上都会硬,快,让我肏一顿泄泄火。」说着,路完一按我的屁股,硕大的龟头开始在我腿间寻找着桃源入口。

  「哎呀,坏哥哥,等一等啦。」我不依地扭动着身体。

  「等什么等,说了我想肏你就肏你,不听话我就不要你了。」

  「别别,」我赶紧搂着他的脖子,撒娇道,「人家又没说不给你,人家……还没湿呢……」

  「哦?呵呵呵,」路完不再用强,拍了拍我的屁股,然后把被一掀,「那给我舔舔鸡巴,你那么爱流水,赶紧趁这会流点出来。」

  「哼,坏哥哥,大色狼。」我慵懒地坐起身,把长发梳拢在脑后,在他注视中展露出一对玉兔,冲他皱了皱鼻子,然后趴在他两腿间,双手握住了他的肉柱,一股雄性的气息升腾起来,借着微弱的光亮,我看到他茎杆上还有星星点点的精斑,浓烈的雄性气息始终环绕着,心底有个阴暗的声音催促着我张开了嘴,将这根几次侵入我体内的异物缓缓地含入口中。

  「哦……」路完舒服地呻吟了一声,「真爽,早上起来鸡巴硬的难受,这时候让陈茜给我来口一下,真你妈爽啊,小骚茜你记住,以后的规矩,我的鸡巴只要是硬了,要么插在你嘴里,要么插在你逼里,听到没。」

  我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绵软的雀舌舔着他的肉茎,然后啵的一声拔出他的大龟头,对他娇笑道:「听到了,我肯定不会让哥哥硬挺着难受的啦。」

  他哈哈笑了两声,让肉茎在我嘴里动了几下,似乎仍然觉得不太过瘾,便不耐烦地问道:「小骚茜,下面还没湿么?」

  我吐出他的东西,一边从侧面舔一边说道:「哪有那么快啊,正好让我练练用嘴嘛。」

  「一会中午的时候你再练吧,我现在就是着急肏你。」路完显然是吃定了眼前热恋中的女孩是如此的百依百顺,他就像一个不怀好意的调音师,一点点收紧着女孩代表着羞耻感的琴弦,看着她能发出怎样高亢的呻吟,不断地提出非分需求。

  我抬起头,妩媚地瞟了他一眼,然后用唾液润了润他的龟头:「好啦,看把你急的,人家这就给你啦。」

  「趴上来。」路完平躺着冲我招招手。

  我温驯地爬上去,把一对酥乳挤压在他的胸口,在他耳边轻轻说道:「人家下面还没湿,哥哥你开始轻点弄,慢一点,一会就好。」

  路完嗯了一声:「那你自己掌握,把鸡巴放进去。」

  「好的,谢谢哥哥~ 哥哥你真好~ 」我嘻嘻笑道,抬起屁股,一手扶着他的肉棒,简单摸索后,便缓缓地坐下去,「哦……哥哥你……好大……」

  路完挺着腰,在我恢复紧窄的穴道里缓缓地进出着,那种熟悉的快感再次袭来,熟练地开始挤压侵入的异物,没几下就被他榨出新鲜的晨露。

  我喉咙发出轻轻的吟叹,说道:「哦……哥哥你好棒……啊……」

  路完很是满意我的反应,说道:「茜茜真是骚啊,肏几下就湿了。」

  「人家爱你嘛,」我对着他撒娇道,「还不是因为你那根坏东西,搞得人家现在一见它就忍不住啊……」

  「哈哈,那就对了,最好以后我一脱裤子你就湿,早湿早享受,是不。」
  「讨厌~ 不过哥哥你怎么这么厉害,昨天做了那么久,今天早上还这么精神。」

  「没办法,我就是这么强啊,你不开心啊。」

  「开心,当然开心,」我摇晃着屁股配合了他几下,「我老公这么厉害人家爱死你了,哦哦……老公,人家可以了……你可以好好动了……」

  路完拍了一下我屁股,然后抱住我转身压在身下,女孩的肉穴绵滑如油,微微泛红的脸颊带着细细的娇喘,看起来别有风味,路完一挺腰,用晨勃后完全舒展开的肉棒,迎着晨光,做起了早操,这一对热恋中的年轻男女,抓紧着一切时间来恩爱亲热,两边都是贪欲的新鲜肉体,碰撞在一起,唯有交合才是最好的相处方式。路完以俯卧撑的姿势双手拄在床上,像是晨练般耸动着下身,肌肉棱角分明,也许他的确有早起健身的习惯,但今天不同往常的是,他身下有个活色生香的赤裸女孩,平时被青春热血充实的茁壮肉茎也不再是无处安放,而是放在最妥帖的位置——女孩曼妙的下体里,看着随自己的动作而上下晃动的一对酥乳,双手不禁抚弄了起来,女孩本来舒爽而眯起的双眼嗔怪地瞥视了一眼,却没阻止,反而用自己的小手按住男人的大手,示意继续揉捏自己的胸乳,那副用情至深真心流露的风情被她表现得十足,男人看得一呆,以致于心在腔里悸动了几下,冲动之下,猛地覆在女孩身上,将红艳艳的小嘴堵得严严实实。

  我被路完突然的动作弄得一愣,还未等我反应过来,因为喘息呻吟而微凉的口腔里便迎来了他粗鲁火热的舌头,驾轻就熟地勾出了我的后,干渴似地吮吸着,咻咻的鼻息直冲我的呼吸,他双臂绕到我的背后,一手一只地抱住了我的臀瓣,又开始没命地抽送着他的命根子,我简直要被他弄疯了,单单这么简单的几个动作,就逗引得我心如擂鼓,更不要说我下身还插着他那要命的物件,他急骤的呼吸和抽插,还有扭曲的脸都显示他正身处交欢的极乐世界里,我又何尝不是,双腿已经彻底地为他开至最大,只想方便他享受进出的快感,在这上下夹攻中,被他吸得舌根都痛了,子宫口也被撞得发麻,却根本不舍得停下,他全然没了顾忌,抱紧了我的屁股,不惜力地一次次向下夯击,大床再次发出吱吱的声响。

  不知被他这样强攻猛干了多久,只记得空旷的房间里咕咕的水声和床垫的颠簸声不停地回响着,大脑里的烟花开了谢,谢了开,下面的洞口潮涨潮落,整个人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发丝因为汗水完全贴在了额头,股沟里又是汗又是爱液,都已无暇去顾及,面前的这个男人仍不知疲倦地对我做着原始地往复运动,眼里的景物变得氤氲,恐怕我的瞳仁都开始涣散了吧,即便如此,还是不舍得去叫停他,不知道是潜藏在基因里的本能在作祟,我仍恪守着雌性的义务和责任,为这个伏在我身上的雄性提供交配的快感,满足他较于我凸出的那一部分发泄的欲望,只能咬牙承受他的攻伐,继续为他吟颂着灵肉交融的乐章。

  终于在我精疲力尽到几乎不能发声时,路完也到了极限,他握住我的脚踝,将我双腿提得笔直,整个阴部以最配合的姿态朝向着他的凶器,那根蹂躏了我一早上的肉柱像注射器似的再一次毫不客气地贯下,闪念间,忽然觉得领悟了为何男女的性器是这般模样,那火热坚挺极具侵略性的肉茎根本就是为了方便给温润蚌芯注入种子的,这一下路完放下了全身的重量,龟头完全抵在我的穴口,本来狭窄的穴口像是感召到了繁衍的指示,在初承异物冲击的痉挛后,便大敞四开,大股大股的爱液从内核涌出,为刚刚迸出子孙袋的亿万生命疏通好了航道,像洄游的鱼群,顶着温暖的淫液逆流而上,由于这根用作播种的器物过于雄伟,它们几乎没浪费什么体力就到达了终点,一道道浑浊的液流激射在密闭的腔室中,像是一道道电流扫过,我不由自主地抽搐起来,路完也仿佛不受控制般,在本能驱使下不停地挺着腰,似乎每一次肌肉的绷紧都是在给胯下地卵袋增加压力,那根本已深楔进我身体的阳物一耸一耸地喷薄着,力图将所有精华都注入到深处的温床,来为他传宗接代。

  在不知多少次射入后,路完力竭地压倒在我身上,两具汗津津的肉体相叠,我再一次体验到那种被填满的饱涨感,像是灌浆期的作物,在秋日烈阳般的熨帖下,内部逐渐充实起来,还有整个人被他覆在身下的敦厚体重,心里有种踏实安全感,性的魅力至此显现,作为两个人情感的最终表达形式,它不但是种鉴证,在带来强大快感的同时,不论你们感情深入到什么程度,都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地增进。

  没有比这更刺激的了。

  尤其是在亲历亲为将女友推入深渊的我看来。

  如果没有我干预呢,如果这两个人就这样进行下去呢,我恶毒地转着念头,他们有可能最终也会走到眼下这一幕吧,而且比我现在来得更加心甘情愿,更加你情我爱吧。路完做到的只是摧残肉体,而此刻我的思绪像荆棘刺鞭,笞挞着灵魂,飞溅出一片片残破的碎屑,使我又不禁颤抖起来。

  路完趴在我身上歇了许久后,翻身仰面躺下,我则很自然地枕着他的臂膀,侧依在他怀里,他的手也下意识地握住了我的乳丘,随意地把玩着。

  「怎么样,爽了吧?」路完带着些许邪气,戏谑问道。

  「讨厌,你一大早哪来的精力,明明昨晚都那么……」

  「没办法,憋得时间久了就这样了呗,再说了,这才算什么,我性功能这么强,再多肏你几次都没问题。」

  「就知道弄人家,也不怕把人家弄坏了……」

  「怎么可能呢,你还是很耐肏的,你不也被我搞得很爽么。」

  「哎呀,讨厌啦。」

  「快说,刚才是不是被我肏上天了。」路完掐捏着我的乳珠,逼问道。
  我在他强壮的臂弯里根本无力反抗,只能扭动挣扎着:「啊呀……人家害羞嘛……」

  「都被我干了这么多次了,害什么羞,」他严肃着语气对我威胁道,「快说,不说我就不肏你了。」

  我抬头看着路完,心底五味杂陈,想不到明明是人见人爱的女友,反而被眼前这个人用性爱来威胁,放在一周前,恐怕只是和月牙般皎洁的女孩浅浅的亲密接触,都值得他去付出一切,何以变成了现在这个对他死心塌地生怕被抛弃的低三下四模样。

  我微笑着,嘴角一抹温柔,眼底无限风情,看得路完有些发愣。

  因为,这就是所有男人对女友的幻想啊……

  我支起身子,探过头,轻柔地吻住路完,唇舌缓慢地舔舐着唇舌,像是品尝美味般吸吮着他,如此的款款深情以至于他都忘记去捕捉我的细舌。

  我头靠在他结实的胸膛上,幽幽地说道:「老公,你知道么,昨天晚上是我长这么大睡得最好的一个晚上,因为我不但和最爱的人做了最开心的事,而且还被他这样抱着睡了这么好的一觉,尤其是早上我醒过来,一睁眼就发现自己还在自己最爱的人的怀里,那一刻我简直就认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再次抬起头,忘情地凝视着他,「不,我就是最幸福的人,我找到了世界上最好的男人,每次我都以为自己到达了幸福的顶点,他都能让我变得更幸福,老公,我真的好爱你……」

  路完定定地看着我,然后深吸一口气,紧紧地抱住了我:「呼,没想到茜茜长得好,身材也好,原来说得更好,真是……好。」

  「人家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嘛。」

  「好好,这才对,就该这样,我就喜欢你这样。」

  「嘻嘻,老公你喜欢我以后就多说给你听咯。」

  「对对,以后我每次干完你,你都要说被干感想,嘿嘿嘿嘿……」

  「什么感想啊,你讨厌,」我打了他一下,然后去拉他手臂,「抱我起来啦。」
  「这不就在抱呢么。」

  「是去洗澡啦,被你弄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快点嘛。」

  「嘿,行行,谁让我这么强呢,我背你去,开心了吧。」说着他站起身来拉我。

  「别……」我拒绝着,他疑惑地看着我,「抱我嘛……肚子里还有你的东西……我不想流出来……」

  路完哈哈一笑,旋即将我横抱起走向浴室,纤细的身体在他手中轻若无物。到了浴室,没想到我戴个浴帽的工夫,他就已飞快地冲洗完毕,然后淫笑地看着我:「来,茜茜辛苦了,我来给你洗澡。」

  我白了他一眼,温驯地走到淋蓬头下,任由他一边轻薄一边洗擦我的身体。一会,他又挤了一些沐浴露,放在他茂盛的阴毛上揉搓起来,他的笑也变得愈加淫邪:

  「来,这没有浴花,将就一下,我给找了个替代品。」

  「坏蛋哥哥……」我嘟着嘴,但还是顺从地让他给我涂沐浴露,说是全身,结果他只顾着在我胸前和腿间磨蹭,不一会那根肉茎再次恢复了活力,变得挺拔,我惊讶地看向他,却发现他眼中已有了欲焰,还不待我反应,他便将我转了过去,双手卡着我的纤腰,将圆润的屁股对着他调整到合适的位置。

  「嗯嗯?老公你要干嘛啊……」我被他镇压着,无法反抗。

  「废话,当然是干你。」说着一挺腰,那根肉茎毫不费力地刺穿进来,且不说沐浴露的润滑,单是我们俩人残留的体液就已经够了。

  「啊……啊啊,轻点啊……刚才明明都……啊……那么久,现在怎么,啊,还要啊……」

  「早就跟你说我超强的,趁你吃药之前再让我射里面一次。」

  不容反抗的奸淫,何况还有什么好反抗的呢,我只好双手撑着洗脸台,尽力迎合他的插入。路完十分满意我的配合,安心扎起马步,又开始了一轮轮无尽的肏干。

  面前是洗脸台上的镜子,望着镜中女友素净俏丽的娇颜,染上层层红晕,一对绵软的乳儿不安分地前后跳动着,身后的男人带着一脸陶醉,正卖力地撞击着胯下的女孩,不知是镜中还是我眼中,渐渐升起了氤氲,我对着镜中的自己无声地说道:

  「这就是你被别人干的女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