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美艳教师的性福生活】(17-19)【作者:a649652350(奇思妙想/煞费苦心)】
【美艳教师的性福生活】(17-19)【作者:a649652350(奇思妙想/煞费苦心)】
字数:1607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七章淫荡的瑶瑶

  脱掉裙子后,林瑶里面只有一件缕丝吊带睡衣,宽松的款式仍然遮不住圆滚滚的乳球,两载白嫩的乳房都从纹胸里面挤了出来,形成一条深深的诱人乳沟。
  猥亵小偷见了忍不住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两只眼睛贪婪的盯着林瑶那白嫩的乳沟看。

  张玉萍还是双手扶在床沿上,翘起两片白嫩的屁股对着林瑶与猥亵小偷,所以她看不到林瑶的脱衣服的动作,只听到她也想猥亵小偷搞她,所以心里面一直在暗骂着林瑶:这个死瑶瑶,傻瑶瑶,人家明明把刀都抵在我的腰上了,你还是以为是玩另类,还要小偷搞你,真的是太淫荡了!

  「那你也把衣服脱光了,和你的好姐妹一起趴在床沿上让我轮流搞你们姐妹好不好?」猥亵小偷贪婪的对林瑶说。

  「咯咯……你虽然长得令人有些恶心,但我的好姐妹这么喜欢你,我也喜欢你,好吧,我答应你!」林瑶边咯咯娇笑着对猥亵小说,边伸手把身上的缕丝吊带睡衣脱了下来,显露出雪白的肌肤工里面那性感的纹胸与小内裤。

  林瑶的身体也是无可挑剔的,浑身肌肤如疑脂,光滑而细腻,两条如春藕般白嫩的玉臂,修长匀称的白嫩大腿。

  把猥亵小偷看得都口水直流了。他今天真的是偷对这个家了,虽然在这户人家偷不到钱财,但是却偷到了两个绝世美女,看来做小偷还比那些正真人有福气。
  翘着屁股双手趴在床沿上的张玉萍真的会被这个该死的林瑶给活活气死,自己是受到猥亵小偷的威胁,为了保命才屈身于他的,你林瑶怎么会自动送上门呢?真的是个不知耻辱的淫荡女人。

  林瑶还很兴奋的又把身上的纹胸与小内裤脱了下,只见胸部两只硕大的乳房就从罩杯滚了出来,她的乳房应该称得上是豪乳了,比张玉萍的大多了。乳头是棕黑色的,与她那白嫩的豪乳相比之下,特别的令人注目。小腹下面阴阜上的阴毛很稀少,大概只有张玉萍的三分之一多。

  林瑶当着猥亵小偷的面脱光了衣服,她居然没有感到一点点的羞涩,这可能是她太淫荡,玩过的男人也多的原因吧!

  猥亵小偷突然伸手在林瑶的隐私处上一摸,然后叫了起来:「哇,都湿了!」
  「咯咯……你真不老实……」林瑶被猥亵小偷挑逗的咯咯娇笑着说。

  「你快像你的姐妹那样趴在床沿上,都湿成这样了,一定很痒了吧?」猥亵小偷淫笑着对林瑶说。

  「咯咯,玉萍,你的小丑男人真的很坏哦,你是从那弄来的呀?」林瑶边把双手扶在了床沿上,边看着张玉萍娇笑着说。

  因为张玉萍的腰间还抵着匕首,她那敢多说话呢?只是有眼睛挤了挤林瑶想暗示她。可是突见林瑶大把痛叫了起来:「啊……痛死了……」

  原来猥亵小偷怕她们一起用双手趴在床沿上王玉萍会使诈,所以林瑶一趴在床沿翘起屁股时,他就把胯间的特大鸡巴插入林瑶的小穴里面,不让她与张玉萍有说话的机会。

  「天哪……你这个杀千刀的……怎么一点也不惜香怜玉啊,你不知道你的鸡巴这么大啊?怎么一下子全插入呢?痛死我了……」林瑶皱着眉头大声的埋怨着站在她屁股后面把鸡巴插入她小穴中的猥亵小偷。

  张玉萍听了心里直叫活该,谁叫你这久淫荡,主动送上给猥亵小偷搞呢?
  「忍一忍嘛……」猥亵小偷边说边开始抽插了起来。

  「嗯……痛……你不能轻点嘛……嗯……真大……啊……好舒服……」林瑶只被猥亵小偷抽插了十几下后就喊舒服了。

  「嘿嘿……你的小穴比你的姐妹大多了!」猥亵小穴边挺动着屁股抽插着,边淫笑着对林瑶说。因为他亲身经历过才会知道,张玉萍的小穴被他抽插了五六十下之后才感到宽松了起来,而林瑶的只被他抽插了十几下小穴就变得宽松了。
  「嗯……那当然呢……嗯……我姐妹是个保守的人嘛……嗯……嗯……真舒服……」林瑶边说边呻吟着。

  「看来你比你的姐妹淫荡多了!」猥亵小偷边说边抽插着。

  被小偷一连抽插了两多下后,林瑶已经是兴奋的淫言浪语了起:「啊……太舒服了……玉萍……你的小丑男人真厉害……没想到你暗地也会……也会美小情人……啊……」

  「瑶瑶……」张玉萍听了就不由自主的开口想对她解释,未等她说出来,只觉得腰间一阵冰凉,猥亵小偷的匕首又抵在了她的腰间,吓得她急忙闭上嘴唇巴了。

  「啊……你干嘛拔出来了……我还要呢……」突见林瑶喊叫了起来。

  原来猥亵小偷怕张玉萍会乱说话,就从林瑶的阴户里面拔出了大肉棒,想把他的大肉棒插入张玉萍的阴户里面,使她没有机会说话。

  「啊……痛……」突见张玉萍紧皱眉头痛叫了起来,因为猥亵小偷的大肉棒已经插入她的小穴里面,本来被他抽插的小穴都已经宽松了,但是被林瑶的突然闯入,小偷的肉棒就拔了出来了,所以她的小穴里面就慢慢的收缩了,才又痛叫了起来。

  「咯咯……玉萍,你以后还是把你的小丑情让给我吧,他的宝贝那么大,不适合你呢……」林瑶见张玉萍痛苦的表情,就娇笑着对她说。

  张玉萍那顾上理她的话,因为阴户中让猥亵小偷的大肉棒填得满满的,她自已都顾不上呢,再说猥亵小偷的匕首还一直抵在她的腰间呢,她也不敢说话呢。
  就这样,张玉萍与林瑶浑身赤裸裸的同排站在床边,双手扶在床沿上,翘着屁股让猥亵小偷轮流的从后面操着她们的小穴。

  猥亵小偷还真的是厉害,一人操着两人,还把张玉萍与林瑶操得都淫声浪语了起来。

  半个小时后,猥亵小偷终于把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射进了张玉萍的阴户里面。
  张玉萍的阴户里面突然被一股滚烫的精液给冲击的浑身忍不住的颤抖了几下,就达到了高潮,然后整个人就软坐在地板上了。

  林瑶是羡慕的要死,正想起身埋怨猥亵小偷几句时,就见身后与房间里根本不见他的人影了:「人呢?」

  「跑了!」张玉萍说了一句。

  「跑了?」

  「是的,他肯定是跑了吧!」张玉萍说。

  「玉萍,咋回事?」林瑶被弄糊涂了。

  张玉萍赤裸裸的从地板上起来:「你先别问,我得赶快去卫生间把身体多冲几次,天哪,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说着张玉萍就赤裸裸的往房间外面跪去。
  把林瑶一个人糊里糊涂的扔在了房间里,她急忙把扔一地的纹胸,内裤,睡衣,外衣裤都捡了起来,抱着这些衣服也出了房间,来到客厅的卫生间门外,伸手拧了门的把手,见门被倒锁了,就喊道:「玉萍,家里就咱俩人,你锁什么门吗?快开门,我进去与你一起洗。」

  张玉萍可能被猥亵小偷吓害怕了,才会锁上门的,她见门外的林瑶喊着开门,就开了门。

  林瑶边进入卫生间,边急不可侍的问:「玉萍,倒底咋回事?你的小丑男人怎么会突然不见了呢?」她还是蒙在鼓里。

  「什么小丑男人啊,刚才吓死我了呢……」张玉萍说着还害怕的浑身颤抖了几下,脸色也显露出害怕的表情。

  「吓死了?」

  「是啊,你没看见他手里的匕首吗?」

  「咯咯,当然看见了,玉萍,想不到你暗地里还喜欢玩另类呀?真瞧不出你呢?咯咯……」

  「什么另类,他是个小偷啊!」张玉萍的脑子刚才可能被猥亵小偷给吓着了,才想起来告诉林瑶他是个小偷。

  「啊?小偷?」林瑶一听,瞬时就惊讶的捂住了嘴巴,眼睛瞪得大大的。
  「他就是个小偷,你没瞧见他一直用匕首抵在我的腰间吗?怕我对你乱说话啊!」张玉萍说起来还很后怕。

  「啊……」林瑶惊叫一声,才明白了过来,也吓得浑身颤抖了一下。

  「小偷拿刀子逼我与他做爱,你到好,还自动送上门来,还要求小偷搞你,你真的是太淫荡了,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才好了。」

  「那你怎么不对我说呀?」

  「我怎么说呀?不是跟你说了吗,他的刀子一直抵在我腰间呢,要是我对你说了,那他还不捅死我啊,真的是太吓人了……」

  「天哪……」林瑶听了也害怕了起来:「现在才晚上七点多呢,小偷胆子也真够大的?」

  「行了,别说了,说起来还后怕死了呢……」张玉萍边拿着蓬头对着她两腿之间的阴部边冲边用手使劲的擦洗着:「脏死了,想不到被小偷给搞了……」
  林瑶一听,也急忙开始擦洗起身体来:「啊呀,恶心死了,我也要把身体多洗几次!」

  「你活该!」张玉萍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说。

  「咯咯……也好,今天终于和你一起侍候一个男了……」林瑶经常叫张玉萍一起玩一个男人,感觉很刺激的,但是都被张玉萍给拒绝了。

  「你真的还敢笑啊?真是的!」

  「咯咯,玉萍,反正小偷也跑了呢,你也不要太当回事了,还真别说,小偷的那玩意儿真的好大呢,咯咯……」

  「你是不是还回味无穷啊?」

  「咯咯……刚才被他的大玩意搞得真是舒爽死了,玉萍,你没觉得吗?」
  「你太淫荡了!」张玉萍真的对这个好姐妹无语了。

  「咯咯,玉萍,你觉得刚才被小偷搞得舒服吗?」

  「……」张玉萍真不想理她了。

  「玉萍,我玩过不少的男人,还以为张大国的玩意儿是最大了,今天才知道天外有天呢,被小偷的大肉棒搞的那真叫舒服呢……咯咯……」林瑶边说脸上边显露出陶醉般的表情。

  「那你再去找他呀?」张玉萍听了对她又无语了。

  「如果能找到他,你以为我不会去找他吗?咯咯……」林瑶开玩笑似的对她娇笑着说。

  张玉萍突然又没好气的问她:「你不是说身体不舒服吗?怎么见了男人就舒服了?」

  「哦,玉萍,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会好好,一会又不舒服就想呕吐……」

  张玉萍的脑海里第一时间浮现出「怀孕」两个字,瞬时就吓出一身汗了:「瑶瑶,你莫不是怀孕了?」

  「啊?」林瑶听了惊震了一下,再冷静下来想一想,当初怀女儿时也是这个状态,一会好,一会不舒服会呕吐。想到这里也吓出了一身冷汗,瞬时整个人就发愣了起来。

  「瑶瑶?」

  「嗯?」

  「你怎么了?」张玉萍问。

  「玉萍,我可能真怀孕了!」林瑶害怕的说。

  「你别急,明天早上我请假陪你去医院检查一下,现在还不知道是不是怀孕了!」

  「嗯,谢谢你,玉萍!」

  「行啦,咱们快点洗吧,皮肤都被水冲红了!」张玉萍看了看身上被热水冲泡的都发红了。

  不一会儿,张玉萍与林瑶俩人身上都裹浴巾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聊天。
  张玉萍把刚才怎么被小偷威胁的事仔细的对林瑶说了一遍。

  林瑶听了吓得也浑身都起疙瘩了:「玉萍,幸好你在家陪我,要不我一个人在家里不被死才怪呢!老于没回家之前,你可都要住在我家陪我!」

  「瑶瑶,我怎么可能天天住在你陪你呢?陈阳马上要高考了,我晚上还要在家给他复习功课呢?」

  「那怎么办呀?老于又不在家!万一又进来一个小偷,那我还不被吓死?不行,不行,我一个不敢睡家里了!」林瑶越说越害怕。

  「咯咯,小偷如果再光顾你家,你怎么可能会被吓死呢?你高兴还来不及呢?」
  「玉萍,在卫生间我都是跟你开玩笑的嘛……」林瑶听了娴熟的脸上一红。
  「咯咯,我还不知道你呀,哦,你可以让张大国来陪你嘛!」张玉萍突然想起来对她说。

  「我每次跟你说与张大国在一起,你不都是一直反对的吗?怎么又叫张大国陪我了?」

  「你平时与他在一起,那叫淫荡,现在我叫他陪你,是叫保护你,你懂不懂?咯咯……」

  「懂懂懂,谁叫你是个老师呢,说话一套一套的,不过我叫大国来陪我,你可不许说我哦!」

  「他是来保护你的,我说你干嘛呢?」张玉萍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说。
  「玉萍?」

  「嗯?」

  林瑶突然把她那张娴熟的粉脸凑到张玉萍的跟前说:「要是张大国来陪我,那天晚上你来我家,咱俩好姐妹一起陪他好吗?」

  「去去去……亏你说得出口,真是的!瑶瑶,不是我说你,你直的要收敛一点了,别把事情搞大了,明天去医院要是检查出你真怀孕了,瞧你怎么办?」张玉萍听了边伸手把她的脸推开了,边埋怨着她说。

  「凉拌呗!」

  张玉萍真想不明白瑶瑶是怎么想了,对她又无语了。

  「哦,玉萍!」林瑶突然说。

  「咋了?」

  「你快坐过来,我给你看好东西!」

  「什么好东西?」张玉萍边说边本能的把身体住林瑶的身边挪了过去。
  「你看……」林瑶拿出手机对她说:「我这次在海南拍得做爱视频,咯咯……」

  「啊呀,我以为什么呢?我不看!」张玉萍嘴里说不看,但是两只眼睛却盯着林瑶手机上播放的做爱视频看。

  只见视频里林瑶浑身赤裸裸的跪趴在床上,嘴巴里含着一根粗壮的肉棒在不停的吞吞着,随着镜头慢慢转动,张大国也是赤身裸体的跪在林瑶的头前,胯间的肉棒正被林瑶含在嘴巴里。

  张玉萍看得脸红耳赤,笑骂着说:「死瑶瑶,你太淫荡了,可以去演A片了。」
  「咯咯,你再接下去看……」林瑶听了一点也不脸红,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指着视频对张玉萍说。

  张玉萍本能的就又看向她手机里的视频,瞬时整张脸就通红了起来,又惊讶又埋怨的对林瑶说:「瑶瑶,你是不是疯了啊?你真的太不要脸了!」原来,随着镜头后瑶瑶身体后面移动,她翘起来的屁股后面一个胖乎乎的大肚子男人跪在瑶瑶的屁股后面,两只胖乎乎的手掌捧住瑶瑶的屁股,肉棒在她的阴户里抽插着。
  「嘿嘿,玉萍,你是不知道,没有亲身经历过被两个男人同搞得那种兴奋与刺激的感觉,真的是舒爽的要死呢……」

  「你……」张玉萍真的都不知道怎么说她是好了。但是她的眼睛却没有移开过,还一直盯着视频上看,心里却很是羡慕林瑶,被两个男同时搞得一定是又舒服又刺激。

  「咯咯,玉萍,那天我也安排两个男人搞你,让你也尝试一下被两个男人搞得那种舒爽刺激的感觉,嘿嘿……」

  「去去去,我才不像你这么淫荡呢……」张玉萍嘴里虽然这么说,心里却痒痒的,真得很想尝试一下被两个男人搞的那种刺激的感觉。

  「嘀嘀嘀」张玉萍放在沙发前面茶几上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第十八章赔理道歉

  张玉萍急忙从茶几上拿起手机一看,显示屏上显示出「算命师」三个字,黄威?张玉萍脑子里就浮现出上次黄威带她去马场的情景,还差点被他上了。
  「谁的电话?你怎么不接呢?」

  「一个朋友……」张玉萍脸一红。

  林瑶观人脸色的本事倒是很高的,见张玉萍脸红了,就问她:「那你干嘛还不接呢?」

  「不想接!」其实张玉萍对黄威的印象还是挻好的,英俊潇洒,帅气风趣,但是上次在马场对她做出非礼的事后,张玉萍对他就有了偏见。

  「男的女的?」

  「男的!」张玉萍毫无隐瞒的说。

  手机的铃声还一直在响着。

  「你情人吧,咯咯……」

  「别瞎说,我与他只是一面之缘呢!」张玉萍娴熟的脸上一红。

  「咯咯,你的脸红了,还是快接吧!」林瑶显得特别兴奋,因为在她的眼里,张玉萍端庄文静,保守内向,是绝对不会有情人的那种女人。现在给她来电话的竟然是个男人,又见她脸都红了,就对这件事非常的好奇起来。

  「算了,不接!」如果林瑶不在她的身边,张玉萍或许就会接听黄威的电话。
  「你们是不是闹别扭了?」

  「没……没有的事……」张玉萍的脸上显露出有点点惊慌与羞涩的表情说。
  「咯咯,你们肯定有事……」张玉萍的异常表情怎么能瞒得过林瑶的眼睛呢?
  「你又瞎说了,你以为我像你一样啊?在外面尽瞎搞?」张玉萍没好气的白了林瑶一眼说。

  这时,手机铃声停了,张玉萍的心里就莫名的有点点反悔起来。

  「咯咯,那你的脸怎么红了呢?」林瑶抓住她的脸红不放。

  「嘀嘀嘀」手机铃又响了起来。

  张玉萍心里惊了一下,接还是不是接呢?她正在犹豫的时候,手机突然被林瑶抢了过去,而且她还按了免提键,就接听了起来:「喂……」

  「玉萍啊,你怎么不接我电话呢?是不是还生我的气啊?」黄威的声音从手机中传了出来,他把林瑶当张玉萍了。

  林瑶听了非常兴奋的看向了张玉萍,眼神里的意竟告诉了她:你不是说就没事吗?

  张玉萍听了黄威的话,娴熟的脸上就通红了起来,心里暗暗叫苦:完了,完了!

  又见林瑶这样看着她,瞬时就伸手要抢林瑶手中的手机,怕黄威再接说,会全露陷了。

  但是林瑶急忙把手机换到另一手上,让她够不着抢,边用一根手指放在嘴唇上做了一个「嘘」的动作。

  张玉萍玉脸羞红,只能含羞的咬了咬嘴唇。

  「玉萍,上次是我的错,我现在向你道歉,这样吧,你现在有没有空,我请你吃饭,向你道歉,好吗?」

  林瑶一听他要请张玉萍吃饭,瞬时高兴的边指了指自己的肚子,边把手机递给了张玉萍,对她点了点头,意思叫她答应他。因为她们被小偷闹的都没有吃饭,肚子也正好有些饿了。

  张玉萍接过电话,急忙关了免提键,然后把手机放耳朵上:「喂,不好意竟,刚才手机放房间里了,我没听见!」

  林瑶一见,就急忙把脸凑了过去,耳朵也贴在张玉萍拿着的手机上仔细的听着。

  「哦,这样呀,玉萍,你出来吧,我请你吃饭,给你道歉,好吗?」黄威的声音从手机中传了出来,林瑶也听的清清楚楚。

  「……」张玉萍见林瑶的耳朵也贴在手机上听,都不知道对黄威说什么好了。
  林瑶听了急忙对她点了点头,伸手指了指张玉萍,又指了指她自己,意儿叫张玉萍答应他,自己与她一起去。因为她真的感到很好奇,像张玉萍这样端庄文静又保守的人也会有情人,很想见一见这个男人长得到底是什么样子的,能让张玉萍这样保守的人也动心。

  「玉萍,你说话呀?」黄威的声音又从手机中传了出来。

  「那……那好吧,在哪里见面?」张玉萍见林瑶在一边不停的暗示着她,就答应了黄威。

  「那就在水云方茶楼吧,里面能喝茶也可以点菜吃饭的!」黄威的声音又从手机中传出来。

  「好吧!」

  「你在那里?我开车过来接你吧!」

  张玉萍听了看了看身边的林瑶,征求她的意见!

  林瑶急忙对她点了点头,表示让他开车来接她们。

  「好吧,你来接我们吧?」张玉萍见林瑶赞同了,就对黄威说。

  「我们?」

  「哦,我正在我一个好姐妹家里呢,我姐妹也说一起去!」张玉萍急忙对黄威解释着说。

  「那……那好吧,你把地方发给我,我马上开车去接你们。」黄威犹豫了一下说。

  「好的,那我挂了,拜拜!」说着张玉萍就挂了手机。

  「耶……」见张玉萍答应带她一起去,林瑶高兴的叫了起来。

  「你高兴什么?」

  「咯咯,你快把我家的地址发给他吧!」

  张玉萍听了就地林瑶家的地址发给了黄威。然后对她说:「那咱把衣服换上,准备出发吧!」

  「好的!」林瑶高兴的说。然后两个好姐妹就去换衣了。

  半小时后,张玉萍与林瑶就从小区大门走了来。

  一辆黑色帕萨特轿车已停住门口,黄威站在轿车边,一身西装革履,依旧带着那副大框近视眼镜,英俊潇洒,玉树临风。

  黄威看到张玉萍与一个娴熟漂亮,脸带妩媚的美妇一起走出来,他笑着走了过去,向她们打招呼:「两位美女好!」

  未等张玉萍开口说话,林瑶就被黄威那英俊潇洒的相貌,玉树临风的气质给惊了一下,瞬时脸上马上显露出妩媚的笑容对黄威说:「你好,我叫林瑶,你也可以叫我瑶瑶!」说着就伸出一只葱嫩般的手掌。

  黄威一见,也非常有礼貌的伸出手掌握住了林瑶的手说:「你好,我叫黄威,你也可以叫我威威!」

  张玉萍听了忍不住的「扑哧」一笑,这黄威真的太风趣了。

  「威威,你好帅哦……」林瑶看着黄威英俊的脸,忍不住的对她说。

  「瑶瑶,谢谢你的夸奖。」黄威非常有礼貌的微笑着对林瑶说。

  见他们俩只顾说话,自己好像不存在似的,张玉萍心里有点点不爽:「行啦,咱们上车吧!」

  黄威一听,急忙为张玉萍拉开副驾驶车门,向张玉萍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玉萍,遍上车吧。」

  张玉萍毫不客气的坐了上去。

  黄威帮张玉萍关好车门,又帮林瑶开了后车门:「瑶瑶,请上车吧!」
  林瑶心里一直羡慕张玉萍怎么会有这么帅气的情人,与自己的情人张大国相比,那真的有天壤之别啊。见黄威开了车门请她上车,高兴的她差点连骨头都软了,急忙上了车。

  黄威为她关了车门,转身跑到驾驶前面坐了上去。然后轿车就往市里的水云方菜楼方向开去。

  在水云方茶楼里的一间包厢里。

  黄威与张玉萍坐在一起,他的对面坐着林瑶。

  「两位美女想吃什么?你们尽管点吧!」黄威礼貌的对她说。

  「咯咯……你开的是帕萨特轿车,一定很有钱吧,那我就不客气了!」未等张玉萍说话,林瑶就娇笑着对黄威说。

  黄威对她潇洒的一笑:「请便!」

  林瑶就拿着菜谱开始翻了起来。

  「威威,我要吃这个菜,你给我点吧!」林瑶突然边拿着菜谱递到黄威的跟前,边指着菜谱上的一个菜名娇声的对黄威说。

  「哦,好吧!」黄威看了就点了点头说。

  「咯咯,威威,你真好!」

  张玉萍见了真有点看不下去了,心里真得很不爽,就对黄威说:「算命师,你今晚怎么会想起请我吃饭呢?」

  「哦,玉萍,上次的事,我心里一直耿耿于怀,就想请你吃顿饭,向你赔礼道歉。」黄威急忙对张玉萍说。

  「那我怎么没听到你那一个字是赔理道歉的?」张玉萍可能见他与林瑶亲热说话的样子,心里不爽啊,就没好气的对他说。

  「哦,玉萍,我现在正式向你道歉,上次的事是我错了,我向你道歉,对不起!玉萍,你就原谅我吧!」黄威说着,就转过身体向张玉萍鞠了一躬。

  「这还差不多,原谅你了!」可能是林瑶在的原因,本来张玉萍还不想原谅黄威的,但是见林瑶对黄威那么的亲热,心里就莫名的原谅了黄威。

  「谢谢你,玉萍!」黄威见她原谅了,欣喜的对她说,突然,他的身体哆嗦了一下。

  「你怎么了?」张玉萍一见,就问他。

  「没……没有呢!」黄威微笑的对她说。然后就看着对面的林瑶,眼神里满是惊讶。原来,他与张玉萍正在说话,突然,一只小脚伸到他的裤裆上轻轻的摩擦着,瞬时他就吓了一跳,见坐在他身边的张玉萍是不可能,那就是坐在他对面的林瑶了,瞬时心里面就异常的惊喜,从小区门口见到林瑶的时候,就被她丰腴的身材,娴熟漂亮带着一种妩媚的容颜所引吸住,又见她对自己有好感,又亲热,就知道她对自己有意思了。这时见她在桌子下面偷偷的用小脚挑逗他的裤裆,心里已经断定她是个淫荡的炮友了。

  见黄威看着她,林瑶就对他偷偷眨了眨了眼睛,然后对他点了点头。

  黄威一见,也对她偷偷点了下头。

  这一切张玉萍都没有看见,她正拿着菜谱低头在看着。

  不一会儿,他们点好了菜,报给了服务员,然后他们三个人就聊了起来。
  张玉萍见林瑶专门与黄威在聊天,模样都带着撒娇,真的对她是无语了,才刚认识黄威,就对他撒娇卖俏了。又见黄威也与她聊的欢,张玉萍的心里就又不爽了起来。

  这时服务员把菜上了,黄威要了红酒:「咱们今天就喝红酒吧!」

  「好呀,好呀!」林瑶高兴的叫了起来。

  「玉萍,怎给你倒上吧!」黄威说着就帮张玉萍倒了一杯红酒。

  「我也要你给我倒酒!」林瑶把酒杯递到黄威的跟前,娇声的对他说。
  「好,给你倒上一杯!」黄威也给林瑶倒了一杯红酒。

  「玉萍,我先敬你一杯道歉酒!」

  「好呀!」张玉萍见他们俩在暗中打情骂俏,心里正不爽呢,就端起酒杯与黄威喝了一杯。

  「瑶瑶,这杯酒敬你,认识你真高兴!」黄威又端起酒杯对林瑶说。

  「我也认识你真高兴,咱们干了!」林瑶端起酒杯就干了。

  他边喝边吃,边聊着。张玉萍心里就莫名的有点醋意了,天哪,我这是怎么了,今天才第三次见到黄威,怎么见他与林瑶亲热一点,心里就不爽了呢。
  「你们先吃一会,我去卫生间方便一下!」林瑶突然起身对他们说,但是说话的时候她是看着黄威的,故意把「卫生间」三个字说很高一些。

  黄威听了对她暗暗点了点头。

  林瑶就走出了包厢。

  「玉萍,你的姐妹真可爱,呵呵……」黄威见林瑶出了包厢,就微笑着对坐在他身边的张玉萍说。

  「是吗?你也好可爱呢?我姐妹叫你威威,你高兴坏了吧!」

  「那能呢,她瞎的吧!」黄威英俊的脸上一红。

  「呵呵……」张玉萍听了笑了笑!

  「哦,玉萍,你先坐会,我的钱包忘在车上了,我先去取来!」黄威突然对张玉萍说。

  「去吧!」

  黄威听了也匆匆的离了包厢。把张玉萍一个人扔在在包厢里了。

  张玉萍见他们俩都出去了,一个人也无聊,就拿出手机,点了一个书架,瞧瞧她最喜欢的小说「我的美艳老师」更新了没有,点进去一看,心里就一阵欣喜,已经更新了一章,就慢慢的看了起来。

  书内的激情内容使她看得都脸红耳赤,浑身难受,感觉小穴里面也慢慢的奇痒了起来,流出来的淫水都把她的内裤弄湿了一大片。

  她越看越兴奋,心里也越崇拜这个作者,他的构思真的很奇妙……突然感觉阴户中越来越难受了起来,内裤已经变得湿漉漉了,不行,要去卫生间擦一下,要不呆会回家,湿漉漉的内裤粘在阴部上会很难受的,张玉萍想着就起身离开了包厢,往外面走廊里找卫生间,抬一看,见走廊东边有个厕所,就走了进去,进入了女厕所,反手关了门,正想进入便池里面的时候,突然听见隔壁男厕里有喘气的声音,就本能的来到隔着男厕所的隔墙女仔细的听了起来,隐隐中听到一低微的声音从隔墙的男厕所传了过来。

  「威威……嗯……你真棒……人家被你搞得舒爽死了……嗯」

  她瞬时吓了一大跳,这分明是瑶瑶的声音嘛。又竖起耳朵仔细的听了起来。
  「瑶瑶,你好淫荡哦……我喜欢你……」

  啊,这是黄威的声,他们就在隔墙的男厕所里做爱,天啊?张玉萍惊讶得差点叫出声来,急忙用手捂住了嘴巴,心里一阵醋意就莫名的涌上心头,这个死瑶瑶,真的是太淫荡了,居然把黄威勾引到卫生间做这种事。

  「嗯……嗯……威威……你再插深一点……对……就这样……天啊……你碰到人家的花心了……太舒服了……威威……我好爱你……嗯……」

  瑶瑶的淫言浪语又从隔墙的卫生间里传了过来。张玉萍刚才看了「我的美艳女老师」的书,本身就阴户难的流出了淫水,是来卫生间擦干净内裤,这时见黄威与林瑶在隔墙的卫生间做爱,又听到瑶瑶的淫言浪语声,她阴户里面就更加的奇痒难受了起来,淫水也止不住的涌了出来。

  张玉萍就不由自主的把手插入了裤子里面,手指在早已湿漉漉的阴户中抠挖了起来……脑子里想着隔墙在做爱的情景,手指一会在阴蒂上抚摸着,一又在阴户里面抽插着,虽然小小的手指头不能满足她那强烈的需求,但还是感到了舒服,喉咙里不时的发出低微的唔唔声音。

  隔壁是的男厕所里黄威与林瑶在激情的做爱,这边女厕所里张玉萍把把一只手插入裤子里面用手指抽插着阴户在自慰……「啊啊啊……威威……我快到高潮了……你快一点……再快一点……啊……我丢了……天啊……太舒服了……」
  林瑶的声音又从隔壁传了过来,张玉萍一听,就知道林瑶已经到高潮了,她急忙声手从裤子里面抽了出来,慌慌张张的擦了一下内裤,就脸红耳赤的走出了女厕所,她要趁黄威与林瑶没出来前回到包厢里。

  进入包厢,好深深的舒了一口气后,双手捧住脸揉搓了几下,她要尽管使自己冷静下来。

  只一会儿,就见林瑶走了进来,见张玉萍只有一个人坐在包厢里,就壮着很惊讶的问她:「玉萍,你的黄威呢?」

  「哦,他去车上取钱包了!」张玉萍不想把他们的事捅破,免得大家都尴尬。
  「这样啊?」林瑶坐下来有点不自然的说。

  「瑶瑶,你怎么去了这么久才回来呀?」

  「啊呀,别说了,在卫生间里又呕吐了,玉萍,你明天一定要陪我去医院检查哦……」

  「你放心吧,我答应你的事,一定会做到的呢……」

  「玉萍,你真好!」

  我对你好,你却做出对不起我的事,张玉萍听了心里暗着。天啊,我又怎么?黄威与自己才见过三次面,他与瑶瑶做那种事,对我有什么关系呢?

  「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呵呵……」突才黄威匆匆忙忙的边说边走进包厢。

  「没事,黄威,瑶瑶有点不舒服,我们先回家去了!」张玉萍见黄威进来了,就对他说,因为她想着他们都做那种事了,自己还坐在这里岂不是得傻吗,所以想回去。

  「哦,瑶瑶,你那不舒服了?」

  「女人家的事,你就别问了?」张玉萍对他说。

  「那我送你们回去吧!」黄威急忙对说。

  「好吧!」张玉萍边说边站了起来:「瑶瑶,咱们走……」

  一行三个人就离开了包厢……

             第十九章公司庆典

  昨天已经说好了,今天得陪林瑶去医院看病,张玉萍已经给学校打了个电话,本来第一二节课是她的,现在她得打电话跟后面的课程调换一下。

  叫醒林瑶后,两人一起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漂亮的衣服,一同前往医院去。
  医院每天的人流都是大的恐怖,经过长长的一条队伍后,林瑶顺利的挂上了妇科专家号,专家号不用排队,直接预约看病。

  张玉萍陪着林瑶走进了妇科医生专家的诊断室,专家是一个看起来上了年纪的老大爷,带着一副大框老花镜,一脸的络腮白胡子。

  在老专家的细心检查照看后,接着在病历上草草的划上了几笔,出了一条药单,交给林瑶的手上:「去楼下抓药吧,以后小心点哦。」

  「医生,我姐姐到底是得的什么病啊?」张玉萍急迫的问道。

  「她没有得病,就是怀孕一个月了。」老专家不慢不急的说道。

  「啊?怀孕?」张玉萍和林瑶两人同时惊讶的张大嘴巴,久久不能合上。
  「怎么?你一点预兆都没有么?」老专家问道。

  「怎么可能会怀孕,医生,你是不是看错了。」林瑶有些不敢相信的再次问老专家。

  「怎么可能错,我看病几十年了,从没有出现过误诊。」老专家有些生气林瑶质疑他的水平。

  林瑶看着张玉萍,张玉萍同时也在看着她,两人都傻眼了。

  张玉萍帮林瑶按照药单上抓好了药,扶着两眼还在放空的林瑶,慢慢的走出医院。

  「玉萍,你说我该怎么办啊?」林瑶颤抖的声音说道。

  「是你们家老于的么?」张玉萍问道。

  「当然不是,我们都半年没有做过了。」

  「那是谁的?」

  「我不知道。」林瑶摇了摇头说:「有可能是张大国的,也有可能是小区管理员洪老头,一个月前我就只和他们两人做过。」

  「啊?」

  「不过是张大国的几率大些,他每次都是射在我的里面。」林瑶补充道。
  「那你们家老于要是知道了非得气死不可。」

  「恩,所以现在我该怎么办啊?」

  「唉,你要我怎么说你呢?」张玉萍无语,要她拿出方法来简直就不可能,突然又对她说:「要不你告诉张大国吧,让他处理。」

  「不行,不能跟他说。」

  「那你打算怎么办?」

  「实在不行就做掉算了,玉萍,这事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们家老于,否则真的会剁了我不可。」

  「放心吧,我不说,你以后也注意点。」

  张玉萍又将林瑶给送回家,并再三叮嘱她好好休息,等过两天再看能不能想到什么好的方法来处理。

  张玉萍现在必须得赶到学校去上课,现在离高考越来越近了,学生们的复习也越来越紧张了。

  在回学校的路上,张玉萍接到了她老公陈天华的一个电话。告诉她明天他的公司十周年庆典,要她必须参加。

  张玉萍这段时间白天都在学校上课,学生高考,她做为班主任老师,心里很担心学生们的复习功课,她必须每节课要到位的,但是上午已经与别的老师换了课。在高考紧张复习功时期,如果明天再换课的话,会让学校有异议的,但是陈天华的公司十周年庆典,做为总经理的妻子,她不可能决席的。就问陈天华上午在学校上课,中午再过去好好。

  陈天华告诉她庆典是响午开始,再好叫她早点来。

  张玉萍答应他就挂了电话,又往学校赶去……

  宋小峰接到了他舅舅陈天华的电话,说他公司十周庆典要在他的酒店承办,所以他非常的欣喜,酒店也会增加收入。

  宋小峰是陈佳的儿子,二十五岁的他长得英俊潇洒,风流倜傥,这么年轻的他就管理这么大的酒店,就能看出来他是个有智商的杰出青年,头脑发达,做事稳重!

  他一大早就开始忙碌了起来,因为他舅舅的天华公司在本市也相当有实力的,这次主办十周庆典,市里的领导也会亲临,所以宋小峰要出不得一点差错,亲自在布置现场指挥。

  酒店一楼是前堂大厅,休息厅,还有茶座,二楼酒店包厢,三楼是专门承接喜事的酒店大厅,若大的大厅可以摆两百张桌位,大厅里还有一舞台,主持,表演节目专用的。四楼是KTV包厢,五楼至十七楼就客房。

  宋小峰就把他舅舅的天华公司的庆典按排三楼的大厅里,此时他站在舞台前面亲自指挥舞台上七八个员工在做事,有的在舞台上摆桌子,有的把一条长长大红横批拉挂在舞台前面的顶上,红布横批上面写着黄色的大字:热烈庆祝天华公司成立十周年庆典!

  舞台上摆了一排长长的桌子,上面都用红布铺垫着挂到桌下面,这一排铺挂红布的长桌后面是一排靠椅,几个员工正在桌子摆放着矿泉水与水果,有一个员工正在桌子上按装话筒,每个桌子上面都有一个小牌子,上面写着名字。这些名字都是市领导与公司主要人员,庆典时就是这些重要人员专坐的位置。

  舞台前面的大厅里也有服务员在整理餐桌,摆放着餐具。庆典完毕后大家将在这里就餐。

  酒店大门口一个大半圆形充气祝福气垫已经立了起来,显得特别的喜庆,气垫在有黄色字:热烈庆祝天华公司成立十周年庆典!

  酒店大门口也已经铺垫着一条长长的大红地毯,一直铺到外面充气气垫下。
  宋小峰见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很满意的露出了笑容,就只等响午天华公司的庆典了。

  张玉萍上午正好有第四节课上,在教室里她心里一直在想着老公陈天华公司十周午庆典,现在都已经快十一点了,老公陈天华昨天在电话里说是响午开始的,现在可能开始了,她的心里比较着急。

  从学校出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半了,她急忙拦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了宋小峰的酒店。

  来到三楼大厅里,只见舞台上的一排桌子后面坐了十几个人,有市领导,有公司的重要人员,最让张玉萍感到不爽的是老公陈天华的身边坐着杨乐。

  大厅里的餐桌上也坐满了来庆贺的各位嘉宾与公司的一些员工。

  「舅妈,你怎么现在才到呢?」

  张玉萍轻身一看,见是陈佳的儿子宋小峰,当下就微笑着对他说:「小峰,几点开始的?」

  「也刚刚才开始,舅妈,本来舅舅身边的位置是你坐的,但是你没来,舅舅就让杨秘书坐了!」宋小峰指着台上对张玉萍说。

  张玉萍听了脸色都变得惨白了,今开公司开庆典,陈天华身边的位置也很重要的,一般都是公司老总的夫人坐的,现在陈天华居然安排杨乐坐了,这使张玉萍心里面非常的不爽,这个杨乐分明是要夺位立正嘛,所以张玉萍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宋小峰能管理这么大的酒店,他观察能力当然不一般了,见他舅妈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就安慰着她说:「舅妈,你也别难过了,这也不能怪我舅舅,是你自己来晚了!」

  「我没有怪你舅舅,只是那个杨乐坐在你舅舅身边舅妈有点气而已!」
  「嗯,别气了,今天是舅舅公司十周年庆典,舅舅身边总不能空着位置吧,再说今天都有电视台的记者在,所以舅舅就按排了杨秘书给他撑撑场面的!」宋小峰解释着对张玉萍说。

  张玉萍听了心里更加的不爽,电视台的记者也在,晚上电视新闻一播,那岂不是告诉全市的人陈天华身边的女人是杨乐吗?

  宋小峰见他舅妈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就对她说:「舅妈,快开始了,咱们到前面一点坐下吧!」

  「不,咱们到最后面找个位置随便坐就可以了!」张玉萍心里已经很不舒服了,台上主要位置都被杨乐坐了,自己还坐前面,岂不是丢人显眼吗?

  「呃……也好!」宋小峰犹豫了一下说。

  张玉萍与宋小峰就来到大厅里最后一个最不起眼的位置坐了下来。

  这时庆典开始了,首先是市领导讲话。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结束了市领导的讲话。然后是陈天华讲话:「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各位在坐的员工,首先我代表天华公司感谢你们的到来!」

  瞬时就响起一阵热烈的鼓掌声……

  陈天华又清了清嗓了接下说:「八年抗战、十年寒窗、十年面壁、十年磨一剑。到今天我公司运营了十年了!这十年来我们失去了什么?我们失去了时间和青春。我们得到了什么?我们得到的是磨难和团队的友情。有些时候,我、赵总、康总的脾气不太好,批评人批得挺厉害,有时做事不讲理。但说实在的,我公司是一个人情味挺浓的企业,我们在一起工作、一起生活,共同痛苦着、共同快乐着、共同收获着幸福,这就是生活与工作。磨难与友情,是这十年来给我人的洗礼,也是我们企业最坚强的核心竞争能力,请大家仔细品味,那苦中带甜的滋味,真是回味无穷。转眼十年过去了,我们将迎来一个新的十年,我们要怎样生存?怎样发展?前十年我们的规划不完整,我想我们应该做好一个新的十年规划,规划应围绕着企业与个人共同发展为主线,每个员工是我们企业的基础,每个员工都团结起来构建我们的企业团队,在这个企业团队里面大家都齐心协力地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瞬时又响起一阵热烈的鼓掌声……

  张玉萍并没有鼓掌,因为她心里不爽快。见宋小峰使劲的在鼓掌,就没好气的对他:「小峰,你又不是天华公司的一员,这么使劲鼓掌干嘛?」

  「舅妈,舅舅讲得实在太好了!」宋小峰欣喜的说。

  「你以为这些都是你舅舅自己想出来说的吗?」张玉萍又白了宋小峰一眼说。
  「难道不是?」

  「小峰,你舅舅刚才讲得一番话都他的秘书杨乐给准备的!」

  「啊?」

  「你惊什么讶?现在的那一个老总手下没有几能人呢?哦,小峰,你管理这么大的酒店,难道没有秘书吗?」

  「嘻嘻,我这小酒店那有什么秘书呢?要不舅妈你给我当秘书吧!」宋小峰听了嬉笑着对张玉萍说。

  「得了吧,秘书一般都是年轻貌美的,就像你舅舅身边的杨乐一样,天天粘在你舅舅身边,把你舅舅都给迷的都,晕头转向了。而舅妈都老太婆一个了,那能胜任做你的秘书呢?」张玉萍心里对杨乐的偏见,就不由自主的说了出来,聪明人一听就能听得出来她是在吃醋。

  「舅妈,你怎么能说自己是一个老太婆呢?你就比杨秘漂亮!」其实宋小峰早对他的舅妈张玉萍垂涏三尺了,他见张玉萍长得娴熟端庄,优雅文静,仙姿美貌,虽已林娘半老,但丰韵迷人。丰腴的身材、姣美的容貌和成熟的韵味、高雅的气质无一不让宋小峰所迷恋。

  张玉萍听了心里甜蜜蜜的,但是嘴巴里却对宋小峰说:「你就别逗舅妈开心了!」

  「舅妈,我说得可都是真心话呢,那会逗你呢,嘻嘻……」

  突然,张玉萍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宋小峰一见,就随着她的眼睛往前方的台上一看,只见杨乐的嘴巴凑在陈天天华的耳朵边不知在说些什么?而陈天华把脸也往她的嘴巴上侧着,边听边点着头。难怪舅妈的脸色会难看了起来。

  「杨乐居然在公从场合勾引天华,真可恶!」张玉萍狠狠的说了一句。
  「舅妈,现在老总那一个没有小三呢,你有吃有花就行了,还是闭一眼睛睁一只眼睛算了,要不还不会被气死啊?」宋小峰心里喜欢张玉萍,所以就故意这么说,因为女人在发现自己老公有女人后,一般是最脆弱的,也是最好下手的。
  张玉萍听了脸色就更加凝重了。

  宋小峰一直在暗暗观察着她的脸色。

  这时庆典结束,台上的领导与公司的几个经理都到餐桌上纷纷入席,陈天华的身边一直跟着他的秘书杨乐。

  张玉萍见了心里面越来越不是滋味。

  陈天华与杨乐的亲热,张玉萍的哀怨,宋小峰都看在心里。

  「舅妈,你还是去舅舅那边入席吧!」

  「算了,我就坐在这里随便吃点。」如果陈天华有心让自己去他那边,那他在入席的时候就会给自己来电话的,但是他根本没有给自己来电话,所以张玉萍就不想过去,免得自找没趣。

  「也好,那我陪你一起吃吧!」宋小峰说。

  「小峰,谢谢你!」张玉萍这时看着宋小峰说了一句,老公在公众场合与杨乐打情骂俏,心里已经是非常的哀怨了,见宋小峰对她这么关心体贴,张玉萍突然想起宋小峰的妈妈陈佳与陈阳的乱伦。心里面莫名的有一种幻想……天哪,我这是怎么了?咋会想与宋小峰……

  张玉萍娴熟的脸上一红,她不敢想像下去,就想把注意力转一下,就抬头看着前方的餐桌,突然,她整个人都愣住了,脸色变得苍白,双目紧紧的盯着前方。
  宋小峰一直在暗中观察着她,见她突然整个人都愣住了,脸色变得苍白,就随时看看向前方,瞬时,他也目瞪口呆了。

  只见杨乐居然搂着自己舅舅陈天华的手臂,两人手里都端着酒杯,站在市领导的餐桌边给领导们敬。

  「舅舅的胆子也太大了!这个杨秘书也真是的!」宋小峰不知道是有意的还无意的说。

  张玉萍见了眼睛一红,眼泪从眼眶中滚了出来,她万万想不到老公陈天华与杨乐会在这种公众场合公开亲热,此时的她心对杨乐都恨之入骨了,连杀了她的心都有了。又听到身边宋小峰说得话,伤心的眼泪止不住的从眼眶中滚了出来。
  「舅妈,拿着擦一下吧!」宋小峰递给她餐巾纸。

  张玉萍看了一宋小峰,就接过餐巾纸放在脸上擦了起来。

  宋小峰心里暗喜,舅妈越伤心,他的机会就越好,就安慰着她说:「舅妈,你别伤心了,你瞧这里人这么多,看到了多不好!」

  「小峰,你这有休息的地方吗?舅妈快受不了了,要崩溃了,舅妈现在需要冷静!」张玉萍眼泪巴巴的对宋小峰说?因为她再也看不下去老公陈天华与杨乐这种在公众场合的亲密模样。此时的她心如果刀割,心中是异常的哀怨。

  「舅妈,我的办公定就在三楼,要不我带你去?」

  「嗯,快带我去吧快!」此时的张玉萍一刻也呆不下去了,就起身跟着宋小峰离开了大厅……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